A+ A-
    池浅并不知道自己带坏了一个乖乖孩子。www.bofanwenxuan.com

    刚过十点,她就开始犯困回房睡觉了。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出来喝水,她看到大舅的书房底下还有光亮。

    她揉着眼睛,扭头去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池浅端着泡好的茶送到书房。

    池沐泽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在电脑键盘上打字,同时处理三个工作汇报依旧游刃有余。

    没白费他亲爹的一番苦心。

    看到池浅,他凛然的眉眼有所松动,公事公办的语气也变了:“怎么还没睡?认床了?”

    池浅摇头,“我起来喝水,等会儿就回去睡啦。舅,你辛苦啦。”

    池沐泽的心差点融化,什么疲乏低气压也跟着烟消云散。

    他暂且放下手边的工作,喝了几口她泡的茶,“味道很好,是特地给舅舅泡的吗?”

    “是滴。”池浅揣着手手,“舅,熬夜不要紧,多喝花茶,这样将来火化后会比较香。”

    池沐泽:“……”

    手里的茶,一瞬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电脑会议那头的集团高层们面面相觑。

    这令人心梗的说话风格,是小小姐吧?

    小小姐居然住到池总家里去了,难道是董事长终于腻了养孩子,才丢给池总了?

    可是不对啊,早上才看到董事长故作不经意地炫耀手背上的爱心来着……

    唉,豪门难懂。

    原本预计要处理到凌晨五点左右的工作,因为池浅一句话,立刻就结束了。

    池沐泽的想法很简单。

    他底下,可是有五个弟弟呢。

    他若是没了,岂非把孩子便宜给他们?

    这样一想,还是命更重要。

    明天再卷。

    *

    第二天。

    池浅带着自己的得力干将出门了。

    小舅说得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毙人。

    她要去找顾婳的狗系统,试试这个试验品1号的威力!

    那么问题来了,顾婳在哪儿??

    池浅站在路边,头顶呆毛像根指南针一样转啊转,表情也越来越迷茫。

    好在她没有茫然太久,被骑着单车准备回家的江鹤与捡走了。

    他正好在路上碰到了顾婳,知道她去了哪儿。

    江鹤与骑单车载她过去那边。

    他第一次后座载人,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类似的画面。

    按理说,应该是搂着腰,又或是扶着肩膀转头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那样的。

    绝不可能是……

    池浅笔直地站在他后座上面,双手叉腰,一副要去打仗的常胜女将军样:

    “小江,骑快点,本大王已经嗅到猎物的气息了!”

    江鹤与:“……好。”

    路边的小孩指着池浅:“妈妈,这个姐姐坐车不扶,摔死了怎么办啊?”

    池浅回头看着他,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这个孩子不会说话,被人打死怎么办啊?”

    小孩立马躲到了妈妈身后。

    池浅:“哼!”

    江鹤与有些哭笑不得,随即认真地说:“我不会摔着你的。”

    “江副将,你的本事我还是信任的。”池浅揣着手手,深沉道。

    突然升到副将级别的江江:“……”

    很快,他们到了地方。

    池浅感觉这栋房子怪眼熟的,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唉,去偷窥又不太好,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池浅骑着双拼魔杖,贴在别墅的三楼窗户往里看,一脸可惜地道。

    在

    他怕等下被人看到,直接报警把池浅给抓走。

    她这样实在太……太像偷窥狂了!

    房里,牧听澜练完琴,本想出去晒太阳,想起昨天看到的可怕一幕,按下了这个念头。

    他坐着轮椅离开琴房,恰好经过走廊上的窗户。

    无意间一瞥,牧听澜瞳孔紧缩。

    有只硕大的壁虎趴在窗户上,脸蛋因为太贴近窗户挤得肉肉的,瞪大眼睛一个劲往里瞅。

    让我康康猎物在哪.ipg

    牧听澜:!!!

    什么鬼!?

    牧听澜没有离开,而是来到窗户边,用遥控器把窗户打开。

    池浅刚要下去,看到窗户自己开了,顿时一喜。

    她双手叠放在窗框边边,往走廊上四处张望。

    “咦,怎么没人啊?”

    顾婳和狗系统在哪儿呢?

    “你确定没人吗?”牧听澜冷声问。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