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池浅被训地捂住脑袋满头包,“错啦错啦,以后不说啦!”

    池沐泽:“不说就没事了?你告诉我,这些话谁教你的。www.yyun.net”

    池浅当然不可能出卖南叔的秘密,想了想说:“我听别人说的。”

    “谁?”

    “嗯……顾婳!”

    池沐泽眯起眼,记下了这笔账。

    “对了舅,外面那些狗仔是怎么回事啊?”池浅问。

    既然她舅不在那间房里面,那又是谁中招了?

    池沐泽轻飘飘道:“有的人自食恶果罢了,你别去看,脏眼睛。”

    敢算计他还能全身而退的人,这个世上不存在。

    别人有心计,他有的是手段。

    且看谁更胜一筹。

    保镖迟迟没有回来,池沐泽体内刚压下去的药效又卷土重来了。

    虽然是在忍耐范围,但过程并不好受就是了。

    池浅小声嘀咕:“谁家霸总中药中的是泻药啊,太没格调……”

    池沐泽:“你嘀咕什么呢?”

    池浅实在没忍住想贩这个剑:“舅,那个,说起泻药吧,我有个积年已久的困惑……”

    “什么?”

    “就是你们霸总如果便秘的时候,会不会是冰冷的眼眸眯起,嘴角噙着邪魅狂狷的冷笑说:给我出来!”

    池沐泽:“…………”

    这都是什么?

    他双手捏住池浅的脸蛋,“你的小脑瓜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泻药和便秘又有什么关系?”

    池浅嗷嗷直叫:“舅,撒开撒开,脸要给你捏大了!!”

    池沐泽有些舍不得松手,孩子脸颊肉肉的太好捏了。

    难怪不争气的三弟在直播里动不动就要捏她一把。

    池浅揉着自己的脸蛋,小声嘀咕:“臭舅舅。”

    池沐泽眯眼,“嗯?”

    “舅我说多喝热水补充水分!”

    池浅小狗腿似的去倒了杯烫水过来,池沐泽拿在手里,怀疑她想谋杀亲舅。

    他感觉到指尖发烫,便把杯子搁下,眉心因为不适一直皱着,面色也不太好看。

    池浅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舅,你信我不?”

    “当然。”池沐泽道。

    池浅挽起袖子,“那我给你做穴位按摩,你不要害怕啊。”

    池沐泽疼痛之余觉得好笑,“按摩而已,我为何要害怕?”

    “因为我以前只给猪按摩过,没给人按过。但我寻思着应该也大差不差,咱们就活猪当死猪治了吧!”

    池沐泽没忍住笑出声,扯得腹部抽疼,“池浅浅,你居然把舅舅当猪?”

    他应该假装生气吓唬她的,但就是莫名想笑。

    池浅:“我可没这样说昂,舅你别赖我。”

    “行,那你按吧,不过悠着点,给舅留口气等医生来了还能救。”

    池浅小鸡啄米般点头。

    然后她就开始了。

    第一下,池沐泽感觉没什么特别的。

    第二下,池沐泽感觉力道不太对。

    第三下,池沐泽的灵魂差点出窍,直接坐起来……

    “宝宝,会不会太用力了?这个真的叫按摩吗?”池沐泽不忍心打击孩子的自信心,委婉地问道。

    池浅:“舅,这当然是按摩啦,还有个别名嘞。”

    “什么?”

    “龟牌按摩,太奶必达。”

    “……可是大舅跟太奶不熟,见了也没话说。所以能轻点不?”

    池浅:“不行嘞,这个轻了就没用啦。”

    池沐泽安详地躺回到沙发上。

    算了,孩子开心就好,不用管他死活。

    没多久,池沐泽睡着了。

    房间的窗户被敲响,小鹰和黄金小面条回家拿了东西赶回来。

    它们带来的是池浅之前用雪莲炸出来的药丸子。

    池浅用小刀分成六等份,然后取其中一小份给池沐泽吃。

    小毛病吃小份,大毛病吃整颗。

    喂完药,池浅和两小只趴在沙发边边看着池沐泽,双手托腮嘀咕着:“什么泻药啊,明明就是毒药嘛,大舅真笨。”

    小鹰:“大舅真笨。”

    黄金小面条:“大舅笨笨。”

    虽然不知道大舅哪里笨,但是跟着姐姐说准没错!

    不知过了多久。

    池沐泽被保镖叫醒,睁眼看到一颗小脑袋趴在他腿边枕着手睡得正香,嘴角带着一丝晶莹。

    旁边还有遗传了池浅睡姿,睡得四仰八叉的小鹰,毛绒绒的胸口起起伏伏。

    黄金小面条乖乖地盘在那里,像是一坨金色蚊香。

    池沐泽怔了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