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概是知道她没什么恶意,牧听澜不再像刚才一样浑身是刺的冷漠,问她:“你为什么会趴在我家窗户外面?”

    也许他误会了,她并不是来偷窥的。www.sanguwu.com

    池浅:“我来偷窥一个人的。”

    牧听澜:“……”

    池浅:“你这有个叫顾婳的人不?”

    牧听澜摇头,“没听说过这个人。”

    池浅挠挠头,“那就怪了,江江说她来这里了啊。”

    “你找错地方了。”牧听澜道,“可能是这附近的人,不过……你还是敲门问比较好,这样很容易被当成坏人。”

    “害,这个没事,我本来就是坏人。”

    “?”

    牧听澜第一次有被人屡次噎到说不出话的感觉。

    是心梗。

    既然顾婳不在这里,池浅骑着魔杖下去了。

    牧听澜坐着轮椅回房间,猛然间想起来一件事。

    这里是三楼。

    那她是怎么上来的!?

    与此同时,一楼客厅里。

    顾婳今天又来做客,顺便完成第一阶段的攻略任务——英雄救美。

    “系统,现在牧听澜的情况怎么样?”

    系统:“宿主,按照你的要求,牧听澜现在已经腿伤发作,如果不快点服药就会昏厥的地步。”

    顾婳:“行,到我出场了。”

    她借口去上洗手间,来到楼上。

    牧听澜并不在走廊,顾婳以为剧情出现细微偏差,于是推开三楼的房间去找人。

    “谁准你进来的?”冷漠的声音响起。

    牧听澜浅棕色的瞳仁里浸着冷光,如同被入侵领地的野兽,浑身竖着尖锐的刺。

    顾婳立马后退两步,“抱歉……牧阿姨看你一直没下楼,以为你身体不舒服,让我上来看看你……”

    “你在撒谎。”牧听澜指尖扣着轮椅扶手,“我姑姑不可能让一个外人过来打扰我。”

    “我没有,你误会我了。”顾婳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只是好心而已。”

    牧听澜:“收起你的好心,我不需要。”

    “出去,立刻马上。”

    顾婳失落地说:“让你觉得不舒服了我很抱歉,我这就走。”

    顾婳退到外面,下一秒房门毫不留情地在她面前甩上了。

    顾婳:“……”

    “系统,这人懂不懂礼貌!?”

    系统:“宿主,哪个未来大佬没有点脾气?尤其这位处于人生低谷中,是最容易攻略的阶段,您一定要好好把握。”

    顾婳:“你不是让他伤势发作了吗,为什么他现在还好好的?”

    系统:“剧情……”

    “剧情再次出现问题,你又要进行排查了是不是?”顾婳烦躁地抢话,“毁灭算了!!”

    这还攻个屁!

    池浅想去附近找人,不巧的是被祝谦给逮着了,让她和朋友进家里去吃东西。

    池浅:难怪眼熟,昨天才来过。

    狮王比祝谦还要热情,搬零食搬饮料,紧接着搬了好几张金卡过来。

    “拿去花!随便花!”

    祝谦:?

    他是不是被偷家了?

    池浅当然没要金卡,昨天大舅给了她一张黑的卡,说是那个里面的钱比祝叔叔的金卡多,让她花他的。

    祝谦走到一边去给池沐泽打电话。

    池沐泽正在忙,“有事说事,我很忙。”

    祝谦:“大忙人,有没有空听听你家宝贝女儿的八卦?她带了个漂漂亮亮的小男生在外面晃,被我发现啦!”

    池沐泽霍然起身,“你说什么?!”

    办公桌前面正等着给他汇报的工作的部门经理全都被吓了一跳。

    这是出什么事了?

    集团股价跌了,还是哪个已经谈妥的合作方突然反口了??

    所有人严阵以待。

    只听见他们的池总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你帮我把他杀了,回头我去收尸。”

    下属们:!!!

    是杀哪个商业对手吗??!

    池总什么时候下手这么狠了!?

    池沐泽:“算了,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亲自解决。”

    祝谦:“……你冷静点,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女儿控?他叫江鹤与吧,我记得是这个名字。”

    “……”池沐泽沉默半晌,“那是她的朋友,你想到哪儿去了?大惊小怪。”

    祝谦:?

    你说谁大惊小怪???

    池沐泽:“我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忙,你帮我盯着浅浅午饭多吃点,让她多吃蔬菜,不能碰香菇,她对这个过敏。另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