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牧听澜嘴角一扯,忽然听见顾婳心里说:“接下来的剧情很重要,我得好好把握。www.bofanwenxuan.com系统,你别再给我故障了。”

    系统:“滋滋……好的……宿……主……”

    牧听澜若有所思,系统?那是什么东西?

    江鹤与提高警惕,鉴于顾婳之前在心里希望池浅受伤的前科,他现在看到她就不自觉地防备。

    池浅脑袋里没有触发和“牧听澜”这三个字相关的剧情,索性不理。

    反正她只是条咸鱼,这些事不归她操心。

    吃饱喝足,他们准备打道回府。

    祝谦停车的地方离这里有点远,他让几个孩子在原地等,自己去把车开过来。

    牧听澜不肯让顾婳推自己,控制轮椅自动往前走,甩开她一大截。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池浅听到后面的顾婳尖叫一声,然后一辆面包车从身边疾驰而过。

    顾婳:“听澜被那辆车上的人带走了!”

    她心中窃喜,这段剧情总算没出问题。

    江鹤与皱眉看着顾婳,别人被抓,她心里怎么那么高兴?

    这个人也太可怕了。

    他得让浅浅离她远点。

    “江江,快走,我们把她甩开。”池浅压低声音对江鹤与说。

    江鹤与点头:“好。”

    顾婳的注意力并不在他们身上,她刚刚把面包车的车牌号记下来了,只要报警就好。

    等牧听澜得救,就算是欠她一个人情。

    这样她的攻略进度就会更好推进了。

    到了没人的地方,池浅拼好魔杖,带着江鹤与冲了出去。

    江鹤与哪里坐过这么刺激的交通工具,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生怕冒犯到池浅,全靠身体力量死死固定在魔杖上。

    他想起之前看的过山车新闻。

    一瞬间画面里的身影和池浅对上。

    然后他的心跳忽然开始加速。

    ……移速太快,他的心脏快被颠出来了。

    小鹰的翅膀一如既往的给力,黄金小面条负责定点,合力很快就追上了那辆面包车。

    江鹤与发现池浅开始下降靠近那辆车,紧张道:“浅浅,你要做什么?”

    “嘘,别说话。”池浅悠悠地说,双手固定抓着魔杖,伸腿踹向面包车门。

    “嘭”的一声巨响,面包车剧烈摇晃。

    里面的司机以为撞到了路障,慌张地左顾右盼却没看见什么。

    牧听澜艰难地从位置上爬起来,失去轮椅支撑的双腿格外无力,不受控制。

    他低头,看到窗外飞驰而来的池浅和江鹤与,保持着和车身平行的速度紧紧跟着。

    池浅做口型:“让开。”

    牧听澜一愣,也不知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犹豫地撑着双手挪到一边。

    “嘭!”

    又是一声巨响,池浅徒手把这边的车门拽了下来,扔到地上,尘土飞扬。

    司机:“卧槽?!搞什么鬼!?”

    他连忙就要踩刹车看是什么情况。

    江鹤与立刻朝后座的牧听澜伸出手,“抓紧。”

    牧听澜照做不误,被他们两人的力量带动跳出车内,手臂不免被车身断裂的地方擦出伤痕,硬是一声没吭。

    池浅把握时机,在司机追下车之前,利落地一个拐弯,载着江鹤与和牧听澜向天边飞去。

    下来看到这一幕的司机傻眼了,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妈妈,有鬼啊!!!

    以小鹰和黄金小面条目前变化的体型,载三个人还是有点费力。

    所以飞到安全距离之后,池浅就停了下来。

    小鹰趴在池浅肩头蹭蹭,“呜呜,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不载他们噢!”

    池浅摸摸它的脑袋,“小鹰你最好啦,你辛苦啦。”

    黄金小面条盘在池浅手腕上转圈,奶声奶气地说:“他们都快把我的腰给坐塌啦,十个姐姐都没他们重!”

    对于池浅以外的人,黄金小面条无差别的嫌弃。

    池浅又去安慰它:“我大舅说小蛇子是没有腰的。不过面面也辛苦啦,回家给你吃最大最甜的草莓。”

    黄金小面条用力贴贴:“呜哇!姐姐真好,我最喜欢姐姐啦!”

    小鹰:“死胖蛇就会撒娇,都七岁半大了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

    “你就是嫉妒姐姐给我草莓不给你,略略!”

    “你丫的!”

    两小只日常惯例,打生打死,啃秃对方被姐姐摸过的脑袋!

    池浅不懂,它俩都胖成这样了,打不了几下就要喘口气等冷却,也分不出个胜负来,为啥还要浪费这力气。

    不就是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