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按常理而言,池浅用过的招数很少会用第二次。m.julangge.com

    所以机关陷阱排查可以免了。

    负责人带着摄影师进屋,直接推开了池浅的房门。

    出乎意料的是,池浅乖巧地平躺在床上睡觉,并没有作妖的迹象。

    也看不出附近有什么机关陷阱。

    负责人这次留了个心眼,只在门口观察。

    “众所周知,这个房间属于是池浅领域,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都不好说。”负责人对着镜头道,“咱这次就不进去了。”

    摄影师:“不进去要怎么整蛊她?”

    负责人打开带来的麻袋,扛起一个不知名炮筒。

    “当然是原地向她开炮!”

    摄影师:“……6。”

    负责人炮口对着池浅,解释道:“里面装的是奶油,伤不了人,大家就放心吧哈哈……咳!”

    怕笑太大声吵醒池浅大魔王,负责人赶紧捂住嘴巴。

    要知道,反派都死于话多。

    所以负责人二话不说,直接对准池浅开炮!

    “嘭”的一声,炮弹正中池浅的脑袋!

    负责人:“哈哈哈哈,我终于成——呃?”

    骨碌碌。

    一颗小脑袋从床头滚落在地,血水流在地板上,让负责人猖狂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

    负责人嘴唇一哆嗦,抬头往床上看,登时虎躯一震。

    床上,只剩个池浅的身体了!!!

    【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理智告诉我一定是浅妹在恶作剧,感性让我拨通了报警电话……】

    【池哥快别睡了!你家孩子在睡梦中被人一炮打死了!!!】

    “啊!!!!!”负责人发出一阵鸡叫般的爆鸣声,“我靠他爹的!!!这是真炮啊!!?”

    他一把丢掉手上的炮筒,连滚带爬地跑进房间里去救人。

    摄影师急忙跟上。

    就在他们踏进房间的那一刻,池浅领域开始生效!

    负责人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什么给牢牢粘住,动弹不得。

    摄影师努力拔腿,死活挪不开一步。

    “什么情况??!”负责人用力往上拔开自己,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硬是没有用。

    摄影师抱紧自己的摄影器材:“是胶水!门口的地板上涂着胶水!”

    负责人:“?”

    摄影师还能脱掉鞋子跑路,可负责人是手都被粘住了,想走是没那么容易的。

    而且,池浅死不瞑目的那颗头就掉在离他十几厘米的地方,一抬头就能看到。

    这让负责人心里发毛,颤巍巍地伸出手去确认真假。

    这时,床上鼓起的被子突然动了。

    “唰”一声,吓了负责人一跳。

    被子外面伸出来两条小短腿,无比流畅地转了个方向,从床尾到床头,手摸啊摸的,摸到了刚刚断头的脖子。

    池浅抱住断头玩偶,又睡着了。

    负责人:“……”

    摄影师:“……”

    【浅妹:呼噜一响,小丑登场!】

    【笑死了她到底哪里来的这些奇奇怪怪道具啊,简直比节目组的整蛊道具还得劲】

    【负责人真就是期期踩一坑,坑坑不一样啊,何苦跟她斗呢?】

    【负责人:我就是犟!我气死我自己!】

    负责人试图叫醒还在睡觉的池浅,“池浅,醒一醒,该起来了!”

    池浅:“呼……”

    负责人:“浅妹,醒醒啊,节目开拍了!”

    池浅:“呼噜……”

    负责人:“……”

    欺人太甚!

    负责人面无表情地拿出手机,摄影师问:“你打给谁?其他同事不在这边。”

    他问的时候电话刚好通了,负责人张口就是:“喂,何医生,我之前取消的心理咨询,我到时候还是去一趟吧,我感觉我现在状况不太好……”

    摄影师:“……”这是被逼疯了啊。

    “你们在吵什么?”池风潇顶着头乱发,打着哈欠从隔壁房间走过来,“我说你们也真够执着的,第八期了,还想着整蛊她呢?”

    仇恨值都让池浅拉走了,他一次没被整蛊到。

    嘿,就是玩。

    负责人和摄影师同时回头,犹豫了几秒:“请问你是哪位?”

    池风潇:?

    【救命一个张飞从我哥房间里出来……哦,就是我哥啊,靠】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池哥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去哪个洲挖矿了??】

    【让各位见笑了,这位其实是小女子的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