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权月一直给了藤懋极大的尊重与选择权。

    需要她帮忙的时候,从不犹豫,不需要的时候,就安静的待着,现在要她不要管柳细云和他走也是,没有劝说,没有故作善良的犹豫,干脆的顺着藤懋的力道起身转身,不曾将目光落到柳细云身上。

    “诶诶诶,等等。”

    柳细云挽不挽留这两人不关冯轲的事情,但冯轲却一定得挽留挽留。

    “你们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那不然呢?”

    “我们谈的事情呢?”冯轲急了,“合作不是还没有谈完吗?”

    “我想你应该搞清楚一件事。”权月侧着脸,一般暴露于光线之下,一半隐藏于黑暗当中,漆黑的瞳仁过分的清澈,指着柳细云道:“我们的合作是建立在我们需要她和我们离开的前提下展开的,现在既然已经确定她不走了,这个合作还有必要继续吗?”

    除非他们闲着没事儿,自己给自己找事做。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啊,您还是趁着还能拖一段时间,老老实实想办法去吧,我可帮不了咯。”

    权月挥挥手,转过头时嘴角带着微笑,冯轲一急想追,被藤懋眼疾手快的拦下,努努唇藤懋似乎想说什么,但到底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