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外院的门是敞着的,远远的就听见了人声。www.zhuoxinge.com

    身着黑衣,带了白色领结的管家身形板正的立在一边, 随后抬手放在胸口,微微倾身鞠了个躬,

    “嗯。”应了声,牵着人就进去了。他们毫无疑问是场内备受瞩目的焦点, 刺目的聚光灯从四面八方照过来。

    何嘉阳的心跳立时飙升到了峰值, 之前就算在好几架摄像头跟工作人员面前演戏也 没这么不自在的,现在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没事的。”相触的皮肤传递着温度,手被大掌包裹。苏瑾泽往前稍站了站,挡住了大半的视线, 他也就顺势靠后挪了步, 活像个怕人的娇俏小媳妇找到了人撑腰。圈内谁不知道苏家大少洁身自好, 二十多年没外泄一条桃粉故事, 领人回家可是第一次见,更何况还这么护着,奇了。院门口注意到的人围上来打招呼, 不时有看过来打量的:“这位是....."

    苏瑾泽跟边上的人简单应付了几句, 身侧紧抓着的手已然表明了意思:“爱人。”

    “哦” 连声夸赞:“我就说,哪来这么个妙人。

    “还是苏少眼光好啊, 这就算放到娱乐圈也是顶好的。” 谢邀,就是娱乐圈的。出道好几年,归来仍是素人。何嘉阳简直要羞死了, 让这一连串的彩虹屁弄得耳垂浮上了抹粉, 被抓着的那只手轻晃了晃,企图求助:“咳.苏瑾泽轻笑了下,淡声回复道:“谢谢。”

    “是很漂亮。”

    ...”哪有这样自夸的.....

    何嘉阳发丝都要冒烟了, 跟苏瑾泽紧挨着的手晃荡过去, 不轻不重地锤了下, 动作刚落下就冷不丁听到了一句, 下意识便看了过去。嗓音柔和,温声细语的南方声线: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 场地中央明艳美丽的女人,是此次宴会的主人公。

    肩披银白毛绒披肩,身姿婀娜, 大波浪卷发随着动作起伏,轻柔笑道: “长得怪讨人欢心的。 1这一区是满意的意思?人生中第一次见家长,经验不足。何嘉阳深呼吸了口气,磕巴着道:“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 一层层围堵的人墙外传来不大的几声, 缓缓让开了一条道。米远的院外人未到,声先至, 声线是如此熟悉:“伯母。”

    “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手上提了精致的礼品袋, 显然也知道今日的宴会,在受邀之列。 洛稚跟凑上来寒暄的一一招呼完, 准确无误地锁定了何嘉阳的位置,他扯唇笑了笑, 嗓音宛若大提琴般深沉而磁性:“阳阳。”男人碧蓝色的瞳孔有种天然的深邃, 盯着人看会显得格外深情,里面只装了一人, 快要拉丝的神色可不见得清白。

    分明是故意的,故意传递他们有一腿。

    一句熟稔的称呼才刚落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院内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 打在身上犹如实质,能将人给盯穿了。 不乏有人看好戏的上下打量几番, 那视线火热的不加掩饰,想让人忽视都难。不用跟人对上也能明白其中意思,猜忌, 惊讶,揶揄,总归是没有好的。

    何嘉阳瞪了瞪眼睛,嘴巴微张着没能说出话来, 决定先观察敌情,保持缄默。 他看着洛稚越过人群,款步姗姗,风姿卓越。 连走路都能引人频繁侧目的人物, 此时正朝着他的方向,渐近了,只余几步之隔,右眼皮有预兆似的跳了两下。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仿若在应证这句话,眼皮又跳了下。

    洛、洛稚怎么会在这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