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何嘉阳现在被人制着也往后退不了了,泛着光泽的粉嫩唇瓣粘合在一起,抿了抿,惹人怜爱地话语从中吐露出来:“.....只亲一下可以吗?”

    “其他的、其他的真不行.

    001说,求个饶或许有用,何嘉阳只犹豫”了几秒就也这么照做了,一出口音调都软成7了一摊水:“我怕疼。

    面前的娇气包可能真是吓到了,眼睛.上的黑带绑的并不紧,因此也带动了黑色的绸面布带在细微地颤。

    漂亮的脸蛋绯红,羞的,怕的,晕在一起久久消不下去。

    肖离盯着那张开开合合说话的唇瓣,眼底神色晦暗,里面酝酿着汹涌的波涛,几乎不用去细看,便能发现过于白皙的皮肤.上那耳垂红的明显。

    “别撒娇。”喉腔哽了哽,他沉声说了一句:“你是不是真的不懂。”

    ".....什、么?"

    圈着脚踝的那只手收紧了些,原本背靠扶手的姿势让人那么一拉,往下滑了滑。

    何嘉阳脑袋里白了一瞬,反应不及就被拉着紧贴了过去,直到没地儿了,堪堪停了下来。

    这下不止他了,连系统也沉默了。001在装死,最后碍于良心,附带了一句:祝好运。

    「宿主,菊花软膏真的很好用,童叟无欺。]

    [.....滚。]

    001回的很快:[好的,宿主。]溜得更快。

    早知道他就不该信001的话,现在好了,破烂摊子一人收拾。

    情况紧急,何嘉阳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动法补救,嘴巴一扁,种种委屈害怕漫.上心头。

    他还是勉强撑着半坐起来,缓缓抬起一一只手,因为看不清景物,只能胡乱摸索了一番,指尖碰到衣物便抓了上去。

    抓住的那块立马皱了起来,形成了许多皱褶。

    “我......我真的怕疼。"

    肖离抿了抿唇,语气生硬:“你怕疼,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没拂开抓住自己衣袖的那只手,静静的看着人在稍微的僵硬过后,还是一点点靠过来。

    尖细下巴微抬,应当是没对准位置,抿起来的唇瓣磕在了他的下巴上,那香甜的气息一下涌上鼻腔。

    肖离鼻尖耸了耸,贪婪地全部嗅进去。

    凸起喉结的滚动,细微的吞咽音,皆背叛了他此时紧张的心态。

    “我听话,亲.....”话到临头, 何嘉阳倒是羞了,稍稍抬起来身子凑过去,极其浅淡地碰了碰。

    两唇相贴,不经意间的摩挲,激起一阵酥麻。

    “亲你了。”6210510424

    头向后仰了点,分开了距离,他可怜巴巴地恳求:“能不能放我走.....我保证! 出去不会报警的。"

    “这么乖啊。’

    肖离抬手拖住了他一边的面颊,轻轻抚了几下,又转到了下巴那儿钳制住。

    温热吐息裹着汹涌的欲,像是恶魔的低语:“好啊,我放你走。”

    肖离盯着近在咫尺,只隔了一寸的粉嫩唇瓣,鬼使神差地突然松开了那下巴,绕到后面压着人的后脑勺,贴了上去。

    男人一点也不会,像是个雏儿。

    走来就磕到了牙齿,一阵恍惚间似乎都听到了”磕磕”的声响,口腔内一阵发麻。刚开了荤的未免心急,哪怕是点点肉沫。

    唇缝很快让人挤开,缠着,吮着,里头大半的氧气都被卷走。

    长达五六分钟的时间,换个气都得逮着空档,快要窒息了。

    何嘉阳一分开就忙不迭吸了口气,别人亲个嘴那是迷醉,他遇上的都是恨不得把人亲死的。

    嘴巴上是阵阵接连的刺痛,他短短一句话都说的不连贯起来,带了点气喘:好.....好了吧?亲也亲了.

    “你说过会放我走的。”

    “嗯。”肖离没什么情绪的应了一声,拭掉了何嘉阳嘴角的水渍。

    他亲的,唇色糜烂的红,很漂亮。

    定定地看了几秒,肖离捏了捏自己发烫的耳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后弯身,伸手到了何嘉阳的膝盖弯下面。912439795

    “你......干什么?我自己可以走.

    何嘉阳曲了曲腿踩在沙发软垫上,使了全身的劲儿往后退,挣扎无果。

    娇气包看着瘦削,抱起来也没多重,肖离一一只手就将人捞了起来,咧了咧嘴笑了声:“放你走啊,既然不喜欢沙发,那我们就换个位置。骗子。

    夜色渐寒,久久无人的道路.上终于有车辆经过,停在了路边的长椅那儿。苏瑾泽被找到已经是十几分钟过后了,张秘书“砰”地甩上车门,急匆匆跑了过去。

    ”苏总?!

    "

    张秘书一眼就瞅到长椅上躺着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奔过去的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