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听到晏时归声音的那一刻, 温凌耳朵上的毛都炸起来了,后背绷的笔直, 他扭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星宇。www.qiweishuwu.com他是故意的。顾不得其他,温凌一脚踩在白星宇的鞋上,看着他吃痛松手, 随后若无其事地把蜂蜜水给冲泡好。6210510500 把蜂蜜水放在小托盘上, 温凌看都没看白星宇一眼,直接朝着晏时归走去。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啦。”晏时归抱着手臂轻轻挑眉,语气听不出情绪: “不来怎么能看见这么精彩的一幕,嗯?“

    “你们家的小兽人似乎很喜欢我,不如送给我, 和我家的做个伴。”白星宇看热闹不嫌事大, 站在一旁煽风点火。温凌扭过头狠狠地看了他一看: “要不是小弥在这你以为我愿意来? 我又不是奔着你来的,你们家没监控啊?”白星宇似乎也没想到温凌会这么牙尖嘴利, 一时间脸色也有些许难看。 晏时归轻笑一声,意味不明。温凌白了他一眼也跟着哼了一声, 随后转身上楼直奔小弥的房间。 晏时归肯定不是傻子,白星宇的话和动作都太刻意了, 分明是知道晏时归来了以后刻意接近自己做出来的动作。 他俩的事他们俩自己解决。推开房门,小弥已经睡醒了,正靠在床上发呆。见温凌来了连忙要翻身下床。

    “诶诶诶,你别下来!好好在床上躺着,我给你冲了蜂蜜水。”在杯子上套了一个隔热托,温凌把蜂蜜水递给小弥。小弥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了起来。兽人的恢复能力很强, 可是烫伤处的刺痛却让他一整晚都难以安睡 这期间白星宇一直坐在他的房间里照顾他, 知道自己疼的睡不着就给他弹吉他唱歌。 还给自己切了芒果一口口喂给自己。这是小弥从来没有受到过的待遇, 即便是和妈妈在一起, 她也会因为要照顾另外两个哥哥而分身乏术。这种被认真对待照顾的感觉让小弥眼眶直发酸。是做梦吗?还是神明大人对他短暂的奖励呢?都不重要了,主人肯收留他还善待他, 那他也一定要拼尽全力对主人好。 哪怕,哪怕...小弥抬起眼睛看着温凌正托着下巴盯着自己, 攥紧了杯子的手又紧了紧。 他一定要保护好他的朋友和主人。其他的,对于他这样残破不堪的人生已经不重要了。晏时归站在玄关处,和白星宇对视。他今天难得穿了一次西装, 眉宇间尽是上位者的威压和脾睨的姿态。

    “白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令我高看一眼的手段。” 晏时归淡淡开口,他看着白星宇, 甚至连多说废话的欲望都没有。白星宇攥紧拳头,言辞犀利的回讽:

    “白星宇, 你现在的说话作风和一个没断奶的小屁孩有什么区别。 我说过的吧,我的东西从不与人共享, 你既然已经有了兽人就不该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825360208

    “该不该伸我自己心里有数,晏总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晏家现在的那几位,应该很着急吧?” 两人的对话如同打太极一般话里有话, 最后晏时归弯了弯嘴唇,扯出一丝没有任何笑意的弧度。 墨色的眸子中是黑沉又压抑的情绪,他看着白星宇, 其实骇人的令人难以呼吸。 过了良久,他才启唇道:“既然白小少爷开口了, 那我自然不会再顾及白总情面对你手下留情。”

    “那我就,多谢晏总高看一眼。” 白星宇的表情依旧是散漫又混不吝的模样, 像是一只刚刚脱离系族的狼,眼底充斥着野心。等温凌下去的时候, 晏时归已经走了。

    “这个是晏时归给你的,你落在车上了。” 白星宇把手中的手链递到温凌面前。 温凌看着手链,接过来重新戴在手腕上。晏时归昨晚送给他的,今天早晨可能没戴好掉在车上了。

    “晏时归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你再这么毫无戒备地依赖他, 最后恐怕会落得个不太好的下场。 白星宇突然开口,让温凌戴完手链的手微微一顿。他抬起头,那漂亮的浅色猫眼盯着白星宇,一字一句问道: “那你呢?你敢说自己是好人吗?” 白星宇没想到温凌会反问,下意识就要反驳。

    “你所谓的好人是会趁着别人的主人来的时候刻意做一些动作让他误会,企图搞个离间的人吗?”

    “我只是想让他膈应一下而已。”温凌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听什么极其恶心的话。

    “谢谢,你也恶心到我了。”他飞快走进厨房准备把蜂蜜装好准备走人, 白星宇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弥还等着你一起吃中饭,现在就要走?”温凌站在原地,言辞犀利: 究竟是小弥要等我吃还是你要等我吃? 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生活的地方太过于优越导致你对什么事情都势在必得,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点。 我来这里是因为我的好朋友在这, 我是来看他的不是看你。”

    “明明知道我有主人还从一开始就做一些越界的事情, 难听点讲的话,你现在的行为和勾引别人出轨有什么区别啊? ”温凌深吸一口气, 他看着白星宇已经难看到极限的脸色, 把话又说缓和了一点:人是一个值得他崇拜喜爱的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