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那个剂量不会出人命的,他们只是想...” 鹿音音的语气有些迫切地想要解释,却被温凌打断。www.rumowenxue.com

    “想什么?”温凌盯着鹿音音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可以达到你们的目的,并且我没有死,我就应该原谅他们, 是吗?” 鹿音音站在原地呐呐地看着温凌, 哑口无言。

    “你们太小瞧兽人的敏感度了, 我没有拆穿只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是朋友, 我愿意相信他们不会害我。温凌的声音并不大,可落在空旷的偏院内却掷地有声。

    “我不会为要害死我的人求情的, 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与我无关。” 沉默难道不也是变相的施暴者吗? 即便知道会害死他,也还是选择了包庇自己的朋友。 温凌没有回头, 只是走到屋子里把晏时归给他买的衣服收拾好, 又让保镖把摇摇椅搬走,就离开了那个偏院。他们后不后悔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最起码他曾经抱着赤诚的心去对待他们,他没遗憾。

    主院后,晏时归正坐在床边喝茶看书。指尖的佛珠被轻轻捻动,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 如同从书卷中走出来的名门公子,温润俊美。 听见外面有动静,晏时归微微抬眸。小家伙的小脸紧紧皱成一团,似乎有些犯了难。

    “小猫儿,过来。”晏时归的嗓音顺着窗边传出, 温凌听见声音,连忙跑了过去。 缓缓放下书:“东西都收拾完了?”温凌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后保镖拿着的摇摇椅:晏时归挑眉,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温凌的耳尖, 看着小家伙敏感地抖了下耳朵,弯唇笑道: 温凌闻言,眼睛立马就亮起来了:“意思就是, 我可以自己随便放?!”

    “怎么,老子虐待过你?”温凌用小脑袋亲昵地蹭了蹭晏时归的脖子, 撒娇道:“我就知道主人最好啦!

    “快把摇摇椅放在小花园前面!我要晒太阳!”保镖动作麻利地把摇摇椅安置好, 小家伙敷兴冲冲地爬了上去。 隔着窗户晏时归抬起眼睛就能看见趴在摇椅上晒太阳的小猫儿,慵懒中带着不谙世事的烂漫。 怪不得会招来这么多人的觊觎,他的小猫儿, 确实有这个资本。 回想起刚刚小家伙贴上来时身上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奶香, 晏时归下意识喉咙滚动,眼神也暗了下来。 啧...

    [男主好感上升, 由于宿主攻略速度加快且避开了重要的危险, 系统将奖励宿主关键性道具。]

    [诸神的宠爱,在任何情况下对宿主有杀意的人只要和宿主对视的人都无法主动攻击宿主, 且快速沦陷。]温凌一双水润的猫瞳瞬间瞪大,险些被惊掉了下巴。攻略进度变快居然还有这么爽的金手指奖励,这也...大! 棒!了!吧! 温凌坐在摇椅上兴奋地直晃动着小腿。藕白的小腿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纤细又漂亮, 轻轻晃动着,无端勾人。 晏时归眸子微眯:“小猫儿,回来。” 凌听见晏时归开口,也不问为什么, 直接灵活地从摇摇椅上蹦下来,跑进了屋里。

    “晚上带你去个地方,到时候乖一点别乱跑。”

    “是有什么应酬吗?” 温凌敏锐地察觉到了晏时归话中的含义,问道。 晏时归拨弄佛珠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明显已经烦躁了起来。

    “几个家族无聊的蠢货想出来的交流会, 说是为了增进八家之间的感情, 其实就是为了互相探一探虚实罢了。”温凌学着晏时归安慰自己的样子抬起小手轻轻在他的脑袋上摸了摸: 那我就故意去捣乱,然后您就假装生气要回来教训我, 我们趁机溜之大吉!” 头顶被温柔的抚摸着,晏时归有片刻短暂的出神,随后勾起唇角 心情颇好地把头顶的小手抓过来抵在唇边轻轻咬了一下。

    “这么小一只,脑袋里的鬼主意可不少。”有些微的刺痛感,温凌看着手指上的牙印, 仰起头骄傲地‘哼’了一声: “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帮主人想办法的,您再嘲笑我,我就奖励自己一个冰淇淋,这样我就可以拉肚子不去了。”原本晏时归唇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温凌的话说完后, 一寸寸淡了下去。 黑沉的眸子盯着温凌,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可怕的情绪。温凌几乎是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他看着晏时归, 忽然有些无措。

    “似乎是我对你太好了,让你一直有一种错觉。” 晏时归淡淡开口,手指捏着温凌的下颚, 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你如果想搬出偏院,可以和老子说。 不喜欢那三个佣人,也可以和老子说。 只要你想要的任何要求,老子都可以满足你。”

    “为了换取这些张嘴就能得到的东西居然自残, 你觉得你很聪明么?” 温凌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无措地看着晏时归, 像是小伎俩被戳破的孩子。 指尖顺着下巴向下移动, 晏时归轻轻抚摸着温凌幼嫩的喉结: “你这条命是老子花了一千万买回来,即使是你自己, 也没资格挥霍。”温凌乖顺地点了点头:“对不起...”他太蠢了,这么明显的举动晏时归怎么可能察觉不到?猫的鼻子灵敏, 明明闻出来是荀草了还是一碗喝了个精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