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结实有力的手臂死死揽着自己的腰肢, 滚热的温度几乎让温凌羞的不知所措。www.zhuoxinge.com 大腿根还带着些许没有擦干的水渍,此刻暴露在空气 中有些凉丝丝的。 忽然,一只大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大腿的皮肤, 让温凌下意识尖叫了一声。 轻笑溢出喉咙,晏时归把人抱起来:“怎么没擦干, 也不怕感冒。” 温凌不敢说话,两只手死死地捏着晏时归的衣服 低头装鹌鹑。

    “嗤,平时牙尖嘴利的,这会儿怂了?”把人抱到床上,晏时归走进浴室拿出干毛巾, 准备帮温凌擦干。 刚走出浴室,原本床上坐着的小家伙忽然不见了。余光微微一瞥,高大的黑色衣柜被打开,隐隐绰绰可以看见 令白的肤色在里面动了几下。 晏时归拿着毛巾走到衣柜面前,眸色瞬间变得暗沉。小家伙刚刚穿上贴身的小裤裤,正努力把衣服套在身上, 奈何身上的水渍没擦干,摩擦力有些大, 半穿不穿的模样倒像是刻意勾引。在自己面前的晏时归, 逆着光温凌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依旧是羞的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快,快帮我拽一下,呜呜呜我穿不上了。”晏时归抬起手,手背的青筋微微绷起, 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压抑在心底的可怕情绪。 好不容易套上睡衣,温凌又以最快的速度套上短裤。晏时归又一次把人抱到床上,帮他把水渍擦干净后, 转过身去。

    “快睡觉吧。”温凌见他要走,以为自己惹他生气了,连忙问道: “您要去哪?” 晏时归的舌尖顶了顶腮肉, 语气极低地骂了一句脏话,随后侧过头:“游泳。 " 泳?温凌有些蒙了, 这大半夜的怎么还突然想起来游泳了... 没敢多问,温凌只是点了点头:晏时归没有回应,只是步伐极快地走出了房间。他果然还是惹晏时归生气了吧?

    [凌凌你现在的攻略进度越来越牛了,就是...]情商好像差点意思。不过他的崽崽这么单纯当然是最好的, 哪个狗东西带坏他崽子,他第一个手批了他!!

    [就是什么?]温凌歪了歪头疑惑道。

    [没什么,就是需要多多努力!温凌不知道晏时归什么时候回来的,第二天早晨起床时, 晏时归已经穿戴完毕,正站在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唔...我是起来晚了吗?” 温凌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语气有些困顿。 晏时归弯腰把人从被窝里捞起来:上学!!!温凌猛地睁开眼睛, 随后一个鲤鱼打挺快速冲进洗漱间。 等一切穿戴完毕,温凌坐在饭桌上吃着自己最爱的小馄饨, 美滋滋地被晏时归送到了白星宇家。

    “乖一点,晚上我来接你,被欺负了记得告诉我。” 晏时归摸了摸温凌的脑袋,噪音低沉又纵容。

    “没问题!我保证乖乖听话等您来接我回家!” 温凌举起小手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白星宇站在门口,看见温凌后走了过来。晏时归微微眯着眸子看了一眼白星宇,启唇道: 他不能吃香菜,记得别放香菜。” 白星宇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帅气的脸上依旧桀骜:“放心, 他想吃什么我都会满足他的, 亏待不着。” 晏时归不置可否,只是朝着温凌勾了勾手, 温凌站在车门外不明所以地弯腰凑过去。 额头被温热的触感所覆盖,眸子微微瞪大, 温凌呆愣在了原地。

    “去上课吧。”车子离开后,温凌仍然站在原地不能回神。脑袋被人轻轻弹了一下,白星宇站在他的身后,神色难辨:温凌没有回应他,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糟了,这个男人...好会!温凌的不回应已经成为了间接性的默认, 白星宇的脸色已经有些沉了下来,但随后很快缓和。

    “进来吧,小弥已经在等你了。”见小弥,温凌连忙快速跑进了屋内。和晏时归的住处不同,白星宇家是完完全全的欧式设计,的贵族。小弥穿着小熊背带裤,整个人看起来憨态可掬, 清秀的脸上带着高兴的红晕: 温凌欢快地和他拥抱了一下:“小弥早!!“教课老师已经来了, 温凌和小弥抱着自己的课本快速跑到楼上。 和黎奶奶不同,这个教课老师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眉宇间带着的冷漠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他看着两只兽人,打开自己手中的书言简意赅地直入正题。

    “我不想废话, 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个字你们最好都认真仔细听。” 一时间也有些紧张起来, 掏出自己的笔记本认认真真地做起了笔记。 这一堂课下来, 两个小家伙屏息凝神全神贯注地唰唰唰速写, 毫不溶于挨到下课,温凌几乎是逃也似的从椅子上离开。

    “下节课会检查你们的作业,认真写。” 男人抱着自己的教科书离开了书房,头也不回。

    “我的天,这也太压抑了吧...” 温凌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 和黎奶奶上课时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两个极端。黎奶奶会像朋友一样介绍自己,然后记住他们两个的名字。可是这个老师别说自我介绍了, 他甚至根本不关心他们两个叫什么, 只是单纯为了教学而教学。小弥的手心也出了一层薄汗。他咽了咽口水: 我都快吓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