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小猫耳朵敏感地抖了抖, 温凌顺坡下驴的把下巴搭在了晏时归的颈窝处: 那你可得好好珍惜我,把我送走的话你亏大了!晏时归的舌尖轻轻舔了舔自己尖锐的犬牙,随后轻笑一声: “我是个商人,商人怎么,会做亏本买卖。m.wangzaishuwu.com ,你当老子是慈善家么?”温凌笑嘻嘻地抬起头看着晏时归:“我主人精明的很, 怎么可能把我这么值钱的小宠物送出去呢! 谁要是把我送出去我第一个瞧不起他!!”的手指钻进温凌的小嘴,指腹抵着小虎牙, 晏时归勾唇:“怪不得伶牙俐齿,小牙很锋利。 温凌下意识想要吞咽口水,舌尖不小心擦到 了伸进自己嘴里的指腹。 晏时归的表情肉眼可见地晦暗起来,他抽出手, 若无其事地扯走在前面:“带你吃点东西去。” 温凌看着自己炸起来的汗毛以及本能产生的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非常识趣地闭上了嘴巴,默默跟在后面。 好恐怖,刚刚晏时归的样子, 像是真的要把他吞进肚子一样。 餐厅也是自己没有来过的餐厅,温凌坐在椅子上乖乖等着上菜,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固。 看着精致的菜肴一道道摆上来, 温凌的目光瞬间就被菜品所吸引。 居然有香煎小黄花!!简直就是他的最爱!,温凌肯定是不敢先拿筷子的, 于是把目光挪向晏时归,眼巴巴地望着。 晏时归一只手撑在脑侧,另一只手轻轻点着桌面, 像是诚心逗弄小猫儿一样, 眼看着小家伙的口水都快滴到桌子上了, 晏时归终于拿起筷子:“吃吧。” 温凌双手高高举起 ‘耶’了一声,随后直奔小黄花而去。夹起一条小黄花鱼放进碗里,温凌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完了,他刚刚用的不是公筷!!!

    “我...”温凌这条小黄花鱼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一时间有些难以下咽。 晏时归倒是没那么反应,只是语气随意地开口:温凌终于可以放心地大快朵颐起来。小猫兽人真的很喜欢吃鱼,一对耳朵不停地晃动着, 看起来软乎乎的,和他整个人一样。 晏时归看着满桌子的饭菜,眼底有微不可查的情绪闪过, 随后被一一隐藏起来,若无其事地拿起筷子开始用饭。 站在一旁的佣人看着两人用餐,忽然倒吸了一口气。饭没有问题,人也没有问题。可他们两个用的居然都不是公筷晏先生的洁癖可是出了名的严重...怎么又突然不忌讳了?佣人满腹疑惑,却又不敢开口, 只能低下头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吃完了饭,温凌被送回了偏院。刚回到偏院,三个人就快速围了上来。

    “怎么样?晏先生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快展开说说!" 祁言的语气里透着浓厚的八卦气味。 温凌摇了摇头:祁言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 “晏先生带你去了会客院?!“

    “是啊?怎么了吗?”温凌歪了歪脑袋,语气带着疑惑。

    “会客院晏先生是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 哪怕是保镖都只能在院外等着。 里面会谈一些有关各大家族机密的事情,所以很严格。”鹿音音开口解释道。温凌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随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拍了一下手: 个荷塘边的鲤鱼可肥了,不知道好不好吃嘿嘿嘿~”祁墨看着温凌娇憨地摸着自己的脑袋,面上微微笑了一下: “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不如一起打牌?”

    “好呀好呀!上次打牌被晏先生叫走以后都搅黄了, 他刚刚出门办事,下午肯定回不来,我们打牌!” 温凌撸起袖子兴致冲冲“我今天肯定赢你们!“拍卖会上,白星宇坐在楼上的贵宾席, 看着货物一件又一件地亮相,没有丝毫波澜。

    “本次的最后一个拍卖品! 兽人!”巨大的笼子上蒙着黑布,被几个人合力推了上来。白星宇的目光终于重新挪回了拍卖台上, 眼底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执念。 黑色的幕布被掀开,白星宇看着笼子里的兽人, 眼底原本的期待和炙热逐渐散去。912439813 兽人的耳朵是灰色的圆形耳朵,五官清秀却并不夺目, 此刻哆哆嗦嗦地缩在笼子里仿佛已经被吓破了胆。 不对,完全不对明明应该是漂亮到明艳的五官, 在和自己说话时带着小猫咪的坏心思, 看起来可爱又聪明。而不是下面的这个已经快吓破胆的平庸兽人!!

    “这只是灰熊兽人,起拍价30万。”下面传来了不断叫价的声音,白星宇只是冷眼看着, 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致。 太失望了,和他想象中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叫价已经抬到了300万, 就在白星宇准备离开这个让他觉得无趣的地方时,

    “三百五十万。”白星宇瞬间回头,目光死死锁定在对面。这个声音,不会认错的,实在是太熟悉了。那只灰熊兽人最终以三百五十万的价格被拍卖了 下来。 到了贵宾休息室, 白星宇果然不出意料地看见了晏时归, 他的嘴角露出了连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笑意,开口道: “晏总不是前一阵子刚买了只小猫当宠物,这么快就腻了?”

    “既然如此,不如把你的那只小猫卖...”

    “这是送给白小少爷的礼物。” 晏时归打断了白星宇的话,他坐在沙发上, 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