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温凌瞬间就反应过来是自己前两天打电话 口嗨时说的骚话。www.xiluoxuan.com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晏时归抬手捂住了温凌的嘴巴打断了他的话。

    “不,你需要。你是只没有老公就什么都做不好的小猫咪, 对么?” 这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怎么看都是威胁吧?!!温凌咬着牙含泪点了点头:“呜呜呜, 对...我是一只什么都做不好的小猫咪。” 晏时归的唇角笑意缓缓扩大,他咬了咬温凌的耳尖:“别怕, 老公会帮你。”

    ...........小弥手中揉着面团,眼睛时不时看一眼旁边自己 记好的笔记。 他白天上课听得很认真, 回家以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动手试一下。 不知道小凌这个时候在干什么, 会和他主人一起做饼干吗?应该会吧? 825360184 毕竟他的主人对他的宠爱程度是有目共睹的。打电话问一下吧。小弥把手擦干净以后把电话拨了过去。

    “喂?”接起电话的不是温凌那清脆的嗓音, 男人的嗓音低沉又性感,带着些许的嘶哑和慵懒。 是晏时归。小弥吓得下意识捏紧了手机,语气有些结巴:“您,您好, 我想找一下温凌。”

    “他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学校里找他吧。” 晏时归看着缩在自己怀里正在昏睡的小家伙, 大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被子外面裸露的皮肤上是细细密密的吻痕, 小家伙正可怜巴巴地揪着被角,企图能有一点安全感。 了?小弥有些诧异地看着才刚刚十点的时间,有些怔愣。往常这个时间正是他兴奋的时候, 肯定要和自己打电话说上许多事情。

    “好的,麻烦您了。”小弥听着电话里的忙音, 悻悻挂断了电话。

    看来今晚只有自己一个人烤蛋糕了。烤箱内的小蛋糕已经经过高温缓缓鼓起来, 形成漂亮的形状。 小弥趴在烤箱外面看着小蛋糕,有些期待。

    ''OJ'' 时间已经到了, 小弥连忙带着厚厚的手套把蛋糕从烤箱内拿了出来。 拿起一个蛋糕尝了一下,小弥点了点头,味道不错!!他献宝似的装在盘子里轻轻敲开了白星宇书房的门。白星宇刚刚开完视频会议,整个人都有些疲惫。他看着站在门口的小弥,淡淡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做了一点小蛋糕想给您尝尝, 您上次说不喜欢吃甜的,所以我这个只放了一点点糖。” 小弥双手端着盘子,泛白。

    “不用了,我说过我不喜欢吃蛋糕,你自己留着吃吧。” 白星宇只瞥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他看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小弥,下了逐客令:“还有事吗?我很忙。”

    “抱,抱歉,打扰您了。” 小弥端着蛋糕向后退了两步把门带好, 垂着头默不作声地走下了楼。进厨房,小弥看着托盘内许多的失败品, 拿起烤糊的蛋糕一声不吭地吃着。 是他太自作多情了, 明明知道主人不喜欢蛋糕还强人所难给他做, 他真是太不懂事了。小弥默默谴责着自己。直到把蛋糕都吃完, 他才终于离开厨房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睡觉。 第二天去学校上课,温凌看着早就坐在椅子上的小弥, 飞快跑了过去。

    “你昨天是做蛋糕了吗?!”小弥把一个包装好的小蛋糕递给了温凌: “这个是特意给你留的。” 随后又左顾右盼以后悄悄靠近温凌的耳边小声道:温凌兴奋地抱住了小弥,和他用力贴贴: “我就知道小弥最好啦!!” 她把自己做的蛋糕分给了每一个人,甜甜笑的可爱极了, 掏出自己的小骨头饼干递给小弥: 乔看着那个蛋糕沉默了一下,随后还是接了过来:“谢谢。”恩莱斯拍了拍小弥的肩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和我说, 我一定到。” 到了熊阳那里,小弥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

    “谁要你的东西啊,真恶心。” 熊阳一巴掌把蛋糕拍在地上随后狠狠踩了几脚。

    “你不喜欢就不喜欢,踩了干嘛?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温凌见状,直接气炸毛了。 熊阳啐了一口,语气不屑道:“踩了怎么了? 你现在这么跟我说话也不过是仗着你主人而已, 这么跟我说话?“

    “这话我估计我们的原封不动还给你了。 要不是因为看着你主人的面子, 我们不想给各自的主人惹事,在这?我们是兽人,这可不是宝宝巴士。”恩莱斯攥紧了拳头, 脸上的怒火已经显而易见。 熊阳并不怕他,论物种来讲他们都属于顶级掠食者, 打起来未必会输。 但是如果真的打架的话,他的主人一定不会袒护自己的。上次他被晏时归打了以后他的主人把他狠狠骂了一顿, 甚至还说如果自己再这么不知分寸就会把自己送走。 所以即便心中再生气,熊阳也只能忍耐。可是一看见小弥站在人群后面,被所有人所袒护, 心中的情绪就再也克制不住。

    “就一个破蛋糕也能把你们收买了, 真不知道他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 连自己的亲爹都不待见他,亲妈也把他遗弃了, 捡了他的主人能有多好啊?估计你的主人也是脑子有病的货...啊! !"  熊阳已经因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