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白星宇像是终于缓过神来一般, 连忙联系了救护车和家庭医生来给小弥做紧急处理。www.banweishuwu.com

    “您先拿些凉水冲在患者的烫伤位置,看看能不能把衣服脱下来, 我现在就赶过去。” 白星宇挂断电话, 佣人已经手脚麻利地去取了凉水过来。 把凉水泼在小弥已经被浓汤烫伤的位置, 白星宇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割裂的状态。 烫伤面积太大了,整个手臂和左侧大腿全部都红了一片, 水泡附着在上面看起来极其狰狞。 想要把小弥受伤部位的衣服剪下来, 可是整个衣服已经和皮肤黏在了一起,只要轻轻一扯, 小弥就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太痛了,灼热的温度像是要将他的皮骨一起融化。小弥噼里啪啦的掉着眼泪,却又怕白星宇驾自己, 不敢哭出声来。 白星宇已经慌了神,他看着小弥痛得直掉眼泪, 下意识把人搂在怀里轻轻摸着他的脑袋:“不哭不哭, 医生马上就来了,坚持一下。”小弥错愕地被白星宇抱在怀里,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白星宇的注意力都在小弥的伤口上, 一边哄着小弥一边打电话对迟迟不到的医生破口大骂。

    “老子养你是吃闲饭的吗?这么长时间都没到?”温凌看着白星宇现在又急又担心的模样不像作假, 心中燃起来的熊熊怒火才终于算是消了大半。 白星宇要真是刚刚哪个态度的话,那他真不配养小弥。医生终于步履匆忙地赶到后,看着小弥大面积的皮肤烫伤, 快速做了紧急处理。

    “先把他带到浴室,烫伤面积太大了,要用流动水来冲。”白星宇不由分说地把人抱起来直奔浴室。小弥的重量轻的几乎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这只小灰熊...居然这么瘦弱吗? 他步伐走得很稳,小弥窝在他怀里咬着牙忍住痛, 即便脸色发白也没有再叫一声。tf amod 白星宇把人放进浴缸里,打开水笼统调节成凉水, 不停地冲刷在烫伤部位。

    “疼的话就叫出来,别忍着。”小弥的额间已经渗出冷汗,却还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皮糙肉厚,能忍住。

    “能忍住个屁!” 白星宇抬手把小弥眼角的泪花擦干净:“疼就哭出来, 我不会骂你了。”小弥看着白星宇,那张帅气精致的脸上罕见地带着心疼。这么长时间受到的委屈和谩骂似乎在这一刻彻底决堤, 小弥忍不住大哭出来。

    “呜呜呜,真的好疼啊,我不想再回马戏团了...”白星宇抱住小弥,一下下抚摸着他的后背:“好, 是我的错,不会把你送回去的,再坚持一下我们去医院。 " 护车到了后,白星宇把小弥从浴缸里捞出来, 抱着他上了担架。 温凌不放心,跟着一起上了救护车。他掏出从浴室里拿出来的浴巾:“你披上吧, 衣服都湿了。” 白星宇顿了一下,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温凌递过来的毛巾,低声说了句谢谢。 小弥的烫伤因为处理的及时不算很严重,涂好了 药以后又把开的药拿好就可以回去养了。

    “记得忌口,好好休息一周就没问题了。”白星宇仔细听完医嘱,又抱着小弥往门口走。

    “我,我可以坐轮椅的主人。”小弥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今天白星宇和他亲密接触的次数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白星宇轻啧一声:“老实呆着别乱动,胳膊放我肩膀上, 别碰到了。” 小弥乖乖的把手臂搭在白星宇的肩上, 窝在他的怀里就一动不动。 白星宇感受着怀里又轻又软的一小团, 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怪异的情绪, 随后很快就被他死死压抑住。温凌跟在后面准备蹭车到白星宇家等着晏时归来接自己。刚站在医院门口,温凌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车。眸子瞪大,温凌快速小跑过去, 凑到已经打开的车窗面前: 晏时归打开车门把人抱进来:“白星宇和我说了, 今天的学习怎么样?” 温凌戳了戳手指:“这个老师好严格,我有点怕他, 今晚还要写作业。小弥被烫伤了, 也不知道回复的怎么样,这几天要休息恐怕不能上课了。”晏时归对于小弥被烫伤毫无反应, 只是抱着温凌把头埋在他的脖颈,淡淡开口: 那就在家里玩一周再去上课好了。”

    “我,可不可以明天去看看小弥呀?我有点不太放心他。 ”温凌被晏时归的呼吸弄的有些痒, 微微缩了一下脖子。晏时归察觉到温凌的躲避,忽然张开嘴, 咬在了他的锁骨上。 温凌下意识轻呼出声。细微的疼痛吓了他一跳,不多时,温凌低下头, 发现锁骨那里已经多了一圈牙印。

    “可以,求我。”晏时归挑眉,身上忽然带了丝邪气。温凌转动着眼珠珠,随后双手抱在一起晃了晃: “求求你啦!” 晏时归喉结滚动,嗓音也低哑起来:“这么会撒娇,可以, 我也收点利息好了。 下一秒,脖子也被人啃了一口。看不见脖子上的牙印,但想想也肯定很明显。

    ‘扣扣’车窗被人轻轻敲了两下,晏时归打开车窗, 看着站在外面的白星宇。

    “我就先带着小弥回去了,今天多谢你温凌,改天请你吃饭。”温凌嘴巴比脑袋先动,下意识开口:“不用改天, 我明天就去!!” 脊背忽然一凉,温凌看着晏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书签
  4. 下一章